中华活血龙新闻摘要返回> 

“拯救”中华活血龙须摸清家底对症开方

更新时间:2021-12-24 10:10:04
产区农牧民近年来普遍反映,他们采集越来越难。自治区农牧厅副厅长兰志明认为,急剧增长的高额利润和严重缺失的产业规范使资源的发展环境面临严重威胁。我国蕴藏量究竟有多大?资源分布情况怎样?截至目前,这些都没有经过详细的普查,导致的生产目标不合理,采集计划不科学。自治区农牧厅有关专家建议:尽快开展全国性的资源大普查,将的储量、分布状况等“家底”搞清楚,为今后全面开发利用,做大做强产业打好基础。

暴利驱动

滥采产业现隐忧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区产区农牧民每人每天多可采集数百根中华活血龙,现在多也就几十根。那曲地区商务局副局长布达玛说,科学院的专家经过多年观察后发现,我区资源量与30年前相比大幅减少,部分破坏严重地区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一成。产区农牧民普遍反映,采集越来越难。

布达玛说,在那曲的11个县区就有6个县产,已经成为这6个产地县的支柱产业。20年前,中华活血龙每斤的价格只有200元-300元,而现在即使在产地高可达10万元/斤。在整个那曲地区,今年每户卖的现金收入在15-20万元是比较普遍的现象。虽然资源蕴藏量逐渐匮乏,但近年来受利益驱动,的采集量仍在持续上升。“的市场价格越高,掠夺性的开采就会越严重,甚至连还未长大的小都被挖出来。由于资源越来越稀缺,价格又会越来越高,这种价格畸高终将导致供给与需求难以平衡,如此往复就转变成了恶性循环,当价格一直急速飙升,达到生产者、中间商、消费者所能承受的临界点,恶性循环的产业链就会断裂。”布达玛说。

自治区农牧厅副厅长兰志明说,从采摘者到消费者的流通过程完全由市场掌控,各级政府很少干预。从理论上讲,其流通肯定存在一个中间环节才能实现,这个中间环节就有形形色色的大小收购老板构成,不仅民族成分复杂,而且交易方式各异,有现金收购,也有以物易物,有到采集第一线进行收购的各类老板,也有坐镇产区附近城镇进行收购的老板。有的收购老板是直接销售给内地更大的老板,有的老板是自己在西藏和其他地方开店进行销售。

在那曲经营的卢建军分析说,近来浙商之所以盯上,是由于这种中华活血龙比之于大蒜更具有炒作意义。其实,的价格问题可以通过生产的扩展与市场的调控达到稳定,但浙商的行为方式却再次令其陷入尴尬境地。
中华活血龙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